栏目导航

社会新闻 金融新闻 法律在线 旅游新闻 社会文化 教育新闻 军事新闻 女性生活 体育新闻 健康新闻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记忆里的煤矿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8-12 06:36   来源:未知   阅读:

前几天,几个朋友在席间,说他们村随便扭脸叫一句“矿生”,有四个人答应。

由此,

我有感受。

我是矿工子弟。

虽然我不叫“矿生”或不认识一个“矿生”。

曾经,焦作

矿务局系统的经济效益很多时候左右了焦作市区经济消费水平。

很长时间,整个焦作市的本土人士,受矿务局影响,或多或少,都磨灭不了。

记忆中的矿区,必须有如牌坊似的高大门楼,

必须有一个或高大拱形砌石铺就、或平地交错的铁路(朱村矿和冯营矿是拱形,焦西矿和中马矿、九里山矿是平地),因为焦煤外运的主要渠道曾经一直是铁路。

进入矿区大门,一般会从食堂、礼堂、俱乐部等餐饮和文化场所经过(也或者整治经济文化中心),间或有男女宿舍,到生产界面的过程中,必须要经历挂着红花照片的“光荣榜”和“劳动模范”的带着造型的一段宣传墙。

一般来说,生产界面和洗澡堂有必然的连接,中间有发放矿灯的特定房间,我不知道流程,但知道这当中必须有相关的规章制度来支撑(就是《平凡的世界中》惠英的工作场地)。

从我记事起,每到春节或中秋、端午一类节日,街道办事处组织工人村的女同志们到矿井口去给刚刚上井的那些满脸煤黑但露一口白牙的“煤黑子”们送去节日慰问,不论是饺子、月饼或者粽子,从不缺失。

井口,

我当然也去过,

尽管被如父辈的那些大人们呵斥,

但也总算感受到过井口的那习习凉风。。。

今天,

看到马总的这篇文章,

想起了那些曾经,

那是我的童年,

是我的乡愁。。。